有生命力的樣式

今天讀 “The Timeless Way of Building" 第 107~110 頁,講 patterns which are alive (『有生命的樣式』),講建築如何把人帶往生命的方向。它是用四段案例做介紹:說有些城鎮的人把工作與家庭混在一起,這可以使人有生命力,因為大家一起工作、一起吃喝,同時一起做各種構成家庭的事。第二個例子說,而另外有些城鎮,是把工作與家庭分開,這樣使人陷入一種無可逃的內在衝突,因為人也許想要把工作做好,並且也想要與家庭多相處,但工作與家庭分開的樣式,會逼他只能成全一邊而捨棄另一邊。第三個例子說,庭園可以把人帶往有生命力的方向,可是第四個例子則是,不適當的庭園,可能狹窄或封閉,或者周圍沒有適當的通道,則又使人遇到這種環境的內在衝突。

要嘛有生命,要嘛有內在衝突,說得可真好。總言之,人若不與環境共存,就發展出人際疏離,這種疏離也代表人的傲慢,認為可以獨來獨往,不與人共生。在城市中,在搭乘捷運時,經常由前面的他人登車的舉動,看到不同的生活樣式。有些人真神奇,無論登車可走的通道是寬是窄,他們永遠可以打算停在車門二側靠壁板的位置,絲毫不管車廂內仍有的空間、登車口徑的狹窄程度、以及在他們背後還有多少人在排隊。而有些人則能夠與身邊的人群與空位彼此協調。(而我總是想到,那些靠著透明壁板的人們是否曾經想過,他們經常是將屁股朝向著隔著壁板、坐在座位上的別人的臉。我始終想到那種壓迫感,令人感到不愉快。真的有人可以從來不想這事情嗎?)

不過,我看書上對於各種樣式沒有褒貶,只有列出它們,將它們陳述為這世界本有的結構。應該是,只有人類的活動,能在世界不同的結構中,過濾出好的結構,將它們與其他不好的結構區分出來。

廣告

About 黃耀賢 (Yau-Hsien Huang)

熱愛 Erlang ,並且有相關工作經驗。喜歡程式語言。喜歡邏輯。目前用 Python 工作。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