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模仿遊戲」

看了這部電影一陣子了,才看完的當下,不知道到底看了什麼。今天週日早上夢迴,在清明中不知覺將這部電影的感想整合起來了。

Alan Turing 對我們學電腦的人,是一位大前輩。可說現代數位電腦的基本模型,是由 Alan Turing 所創造。除此以外,我們對他的所知,大概就幾項零星的事實,包括:他是同性戀、被判有罪並獲選擇接受藥物治療,參與大戰期間的解碼團隊,以及,自殺死亡。因此,相信蠻多人以各自關懷的面向,去看「模仿遊戲」這部電影,如學電腦的人去看這部電影之後,老是在 Enigma 這部古老的密碼機上做文章。

可是,重點不是密碼機與同性戀。(以下有影評及透露劇情)

電影中對於 Alan Turing 的同性戀相關陳述,相當少。不過基本上,電影將「 Alan Turing 愛男人」的事實加以演繹,變成 Alan Turing 愛一位男人,他名叫 Christopher ,而 Turing 所製作、用以對抗 Enigma 密碼機的解碼機器,也命名叫做 Christopher 。男人 Christopher 英年早逝,而解碼機器 Christopher 則在大戰結束時,因保密原則而被銷毀。

這就連貫起來了, Turing 對於資訊學的熱愛,也是他對暗戀情人的熱愛,是一樣的愛。

整部電影就在說,一個人如何愛。這種愛,展現在電影中 Turing 從接受同儕好友 Christopher 的幫助,並且自己心中萌生感情,轉換到在密碼學上的鑽研,而之所以學密碼學,也是受到 Christopher 的推薦。在開發解碼機的過程中, Turing 表現出的霸道獨斷、勤於工作、長袖善舞等各種工作態度,反應出他的熱情。當解碼團隊的同事對 Turing 都不幫忙做紙上解碼卻自顧自做他自己的解碼機,而感到憤怒,要衝過去砸毀那一對架構了一半的輪軸管線時, Turing 保護機器時的顫抖,那一幕特別顯露出他對於至愛的情感。

到電影末了,簡單地交待 Turing 因被糾舉「患有同性戀症」而因接受荷爾蒙藥物治療,受到法外開恩。即便如此,他仍然在自己的房間中重新建造至愛的解碼機器 Christopher 。最後一幕,他看著 Christopher 並且微微一笑,視野就在氤氳中返回到中學時期同儕二人相處的時光,情愛至死不渝。

廣告

About 黃耀賢 (Yau-Hsien Huang)

熱愛 Erlang ,並且有相關工作經驗。喜歡程式語言。喜歡邏輯。目前用 Python 工作。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