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工作

找工作這個主題,對我來說,越來越難寫。我離開了前一家公司,並且覺得應該自己找到或者創造出非常主動的工作模式,而不是盲目追著薪水,或者盲目被案子逼得要死。

也不應該被人管著你上班有沒有準時到、下班則刻意忽略,並且在極關心上下班的架構中,工作內容是比較被忽略的。

待業快要二個月了。最近一直在研究著職業或職位的類型。不過,很少投遞履歷,倒是在天氣不錯的時候,到三重的堤邊草場去曬太陽,並且看書。三週以來,被動地讓三家公司找去談談工作。

我想由技術、工作、求職等三個方面,來說說我的過去,與對於未來的想像。

技術方面

我做了一年,寫 data parser 的工作,真的是一年,幾乎整天寫 parser 。說起來,大概算是已經稍微知道了 compiler 方面的技術。

我學到了 Linux (Ubuntu) 上面,軟體系統的構成,從 make 和 library dependency 一路到安裝發布,都知道那些結構怎麼做。

所以,假如是使用 SWI-Prolog 來做一些程式,我也知道大概要怎麼寫好 MakeFile 和原始碼,讓 Prolog 程式跑起來。

對程式語言有很強的認知,知道語法、語意以及執行環境之間的差別。可以流暢地切換語言寫程式。

可是,不知道怎麼搞的, Java 的那一套,什麼觀念哪、原則哪,我老是記不起來。我比較願意去翻出古典的物件導向理論來培養觀點,例如在形式系統上,用 tuple 來描述物件(,我大學老師給過相關的論文,談「物件導向資料庫」的形式理論,但是,該死,那篇論文題目是什麼,我都忘記了)。摸過 Smalltalk ,我蠻喜歡的,不過學得不多。

我探討過目前的軟體產業走向,找到了二個趨勢:一種是大量資料處理,裡面會牽涉到收集、分析、機器學習等等。另一種是 BigData ,大數據,牽涉到的是,電腦程式的使用情境會變得多樣化。然而,對於一人的獨力工作來說,對於二者都缺少著力點。

也看過手機平台的使用經驗。我覺得, iOS App 閃退真是很不好的感受。不曉得這是不是意味著一些苦工,因為也許人沒有那麼多的智慧,可以列舉出一份 App 全部的使用情境,幫助加以驗證。

工作方面

有人喜歡認為,主管是一階一階爬上去的成就。有人喜歡認為,高薪也是一階一階走上去的。但是,我都不認同二者。

我認為同工同酬,是一種正確的方式。同一組人,能力可能有高下,但是貢獻到同一份工作的勞動力,只要貢獻是相同的,應該就可以獲得相同的報酬。

資本主義本身是一種惡,僅管資本家或執行長可能是善的。而資本主義的惡在於資本的周轉,轉速越來越快,造成一種,怕賺不到能賺的,那種恐慌。而我過去的經驗,那種害怕不能交案、害怕不能賺的恐慌,讓我對於工作、以及去公司上班,感到困惑。

而且還蠻多公司的人,上班久了,只在乎彼此計較你幾點鐘上班,以及有沒有遲到。

我離開前公司之後,真的覺得太累了。

所以我在想著,能怎麼樣去快樂地工作。並且在想著,我要怎麼樣自己先創造出工作,然後才去考慮求職。

後來又去找了一些 start-up ,也就是一些打算創業的人。我有一種蠻奇怪的觀感。出資的人會先給自己掛名當執行長,然後找幾個人,全都自我定位成什麼長官、什麼長官。只有長官而沒有下屬的階層,是很可笑的。車庫創業以及駭客的精神是這樣的嗎?

求職方面

我覺得工作以及公司裡頭,公平互惠是很重要的。不管是職責上或立場上,都應該是平等的。

像是現在我在找工作,只是要求一份適當程度,中高水準的薪水,但是,公司要嘛強調我所應徵的職位能力需求不值得付出高薪,要嘛強調我過去一些資歷曾經領過中低薪。

所以,是怎麼樣呢?

我覺得還是比較希望尋找積極、正向思考的公司。希望去找到知道技術與創造力之價值的雇主。也希望找到大方、不吝惜付出勞務報酬的雇主。

也希望找到,到時候不是將勞務報酬除以一天八小時工作時數,不是以時間線性分隔的單元勞務報酬來理解自己公司的產出的好雇主。(假如要以時間線性分隔,那麼我想,其實去應徵便利商店門市店員,會比較輕鬆愉快。)

好雇主能夠欣賞從我們手上獲得的勞動力與勞動產值。

好雇主能夠知道我們每個人的獨特性。

好雇主也知道,技術專家不是神,而是活生生的人,跑 100 公尺也許跑不進 13 秒。

以我過去的經驗,見到管理角色蠻多都沒有分清楚「管理」與「管教」的差別。他們都會以為自己很有權可以管教,但其實,我身為下屬,並沒有授權讓管理者來對我管教。

事實也是,當管理者發現他對我管教管不動的時候,並沒有反省他自己的管理方法有什麼錯,卻將種種的問題歸因於我這個人。這樣對我來說,相當荒謬。好啊,就算是由我這個人來給公司遭遇的問題頂下這些錯吧,而我身為一位員工,所做起「承擔責任」的動作,就是收回我對於公司、管理者的授權。當我離開公司的時候,就是收回我授予管理者的權利。

而事實上,有任何一位管理者敢好好思考,任何一位員工的人權嗎?許多公司說以人為本、以人為本,實際上,許多晉升為管理階級的人,認為自己是在一個位階上,卻不敢直視員工的人權:言論自由、人身自由、以及免於恐懼的自由。

當事情不順己意的時候,威脅說:「換別人來做」 — 真的把員工當作可以替換的零件了。

我不認同一位管理者的表現,是先看到管理者的無能:也就是,經過他的管理,下屬的額外負擔增加了,並且下屬被逼著去做無效的工作,或者,管理者實際上是在施行管教。於是,我選擇離開公司、退出團隊,不是為了懲罰管理者,而是因為不想要被管教。當然,離職的附加效果,是對管理者發生一種「教訓」,而這種教訓能有多少程度,不干我的事。反正我只是不想要被管教。

而公司也沒有體會到,公司本身並沒有擁有專業能力,專業能力全是來自於人。當公司失去的最後一位擁有某一項專業能力的人的時候,它所還有的就是據說曾經擁有過那一項專業能力的名聲。公司可以為了維持名聲而補人,然而,公司應該要面對事實,能力是在人的身上,賺錢是來自於員工的勞動力。

所以,我對於未來的期望,更大了一些。我想要找到能好好面對事實的公司,以及能好好面對事實的管理者。軟體設計師,是在獨立工作、自主管理的情況下,而不是在被管教的情況下,才有產出。我期待的是「真正的工作」。

廣告

About 黃耀賢 (Yau-Hsien Huang)

熱愛 Erlang ,並且有相關工作經驗。喜歡程式語言。喜歡邏輯。目前用 Python 工作。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